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氵余 牙 鸟 睁半只眼来窥世界……

人是情感的动物。那些穿透情感层面,展示情感宇宙奇景的一定是好诗。

 
 
 

日志

 
 
关于我

关耳、南鹏,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福建省诗词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主任编辑,高级工程师。曾任教师、记者、编辑,现为科技工作者。八十年代开始发表诗作,长期笔耕不辍,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过大量作品,获全国、省和市级奖105项。有现代诗和古代诗编入多部诗集,有文学专著《情注三明》一书。北国著名诗人阿红赞誉:“祥渊满诗趣,艺天起南鹏”。

网易考拉推荐

从获“诺奖”至设“世界华语文学奖”说开去……(原创)  

2008-10-12 02:46:48|  分类: 南鹏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获“诺奖”至

设“世界华语文学奖”说开去……

 

l         南鹏

 

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法国作家克莱齐奥。瑞典文学院10月9日一宣布,就有精通文学的国人提出各自看法,当然褒贬不一。许多内容只是停留在就事论事,对华人文学家及华语文学今后的走向意义不大,只有著名诗人、散文家余光中先生倡议设世界华语文学奖,愚以为设想颇佳。

为客观起见,在深谈看法前,还是先对克莱齐奥此次所获巨奖作个了解吧。

瑞典文学院在颁奖决定中说,克莱齐奥将多元文化、人性和冒险精神融入创作,是一位善于创新、喜爱诗一般冒险和情感忘我的作家,在其作品里对游离于西方主流文明外和处于社会底层的人性进行了探索。

克莱齐奥当天在接受采访时说,获奖以后他的心情既激动又感动,他对瑞典文学院将这一至高的荣誉授予自己表示深深的感谢。

按照传统,诺贝尔文学奖的宣布仪式当天在拥有200年历史、位于斯德哥尔摩老城中心的瑞典文学院内举行。文学院常任秘书霍勒斯·恩达尔用瑞典语、英语、法语、德语和俄语等多种语言宣读了评委会的决定。会议厅里不仅挤满了各国记者,还吸引了当地众多文学爱好者。一名瑞典高中生对新华社记者说,作为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她非常希望能第一时间听到获奖者的名字,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这名高中生的心情,其实也是全球众多人之心情。

1940年出生于法国尼斯的克莱齐奥是20世纪后半期法国新寓言派代表作家之一,其作品包括小说、随笔、儿童文学等。

“作为作者,展现了新的起点、诗意的冒险和感官狂喜;作为探险者,发掘了隐藏于主流文明底部和外部的人性。”瑞典学院的授奖辞这样说。勒·克莱齐奥,1940年生于法国尼斯,8岁时举家迁往尼日利亚,他父亲于二战期间在那里行医。这一经历和去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多丽丝·莱辛颇为相似。1963年,勒·克莱齐奥出版了第一部小说《诉讼笔录》,并获得勒诺多文学奖。此后他相继出版了30余部作品,包括小说,随笔,翻译等。作为小说家取得突破的作品是1980年出版的《沙漠》。当年,勒·克莱齐奥获得保尔·莫朗文学奖。在成名作《诉讼笔录》里,克莱齐奥刻画了主人公亚当·波洛的形象,他过着流浪汉的生活,到处闲逛、抽烟、喝啤酒,住在荒置的小房子里,皮肤上一层汗泥。如果说那本小说里至少还有一个主人公的话,那么在《战争》里,作者已摒弃了传统小说的所有主要构件: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在作者看来,人类生存条件这一类的问题,似乎本不需要时间、地点来说明。1994年,他在法国《读书》杂志作的一次读者调查中,被评选为在世的最伟大的法语作家之一。

瑞典学院称,勒·克莱齐奥早年就已“赫然成为关注生态的作家,这种倾向更因《飞行书》、《战争》,及《巨人列传》等作品而得到强化”。勒·克莱齐奥最初继承了新小说派的某些创作元素,但在1980年他以一部《沙漠》在文学创作方面做出突破,瑞典学院称,这部作品“蕴含着北非大漠中失落文化的宏伟意象,与之相对的是不速之客眼中所见的欧洲图景”。这部作品还让勒·克莱齐奥获得了法兰西学院奖。

·克莱齐奥的作品《Ballaciner》于2007年出版。瑞典学院称,这部作品“极尽私密”,“是书写电影艺术的历史,以及电影在作者生活中重要地位的散文。”此外,勒·克莱齐奥还创作了为数不少的儿童文学作品,比如1980年的《安眠曲》,为此国内一位编辑最初以为他是一位法国儿童作家。

由此可见,这位法国新寓言派领军作家68岁的勒·克莱齐奥对文学之贡献是可以肯定的。因此,有人说:他获诺奖是众望所归。

既然诺奖与·克莱齐奥联系在一起,他才引起如此大的关注。那么,不妨也了解一下他与中国是否有牵连?还真有:克莱齐奥从年轻时就对中国文化很有兴趣,曾三次来过中国。

·克莱齐奥到中国每一次都是悄悄地来。第一次大约在1990年,第三次是今年1月28日,他获得人民文学出版社举办的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奖,亲自来北京领奖。当时,这位当代最著名的法国作家没有引起中国媒体的关注,正如他的作品在中国不受重视一样,研讨会上没有一位普通读者和媒体,场面颇为冷清。事实上,克莱齐奥的作品从1980年代就开始被国内译介,陆续出版了《乌拉尼亚》、《流浪的星星》、《金鱼》等。

·克莱齐奥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感情,1960年代就曾申请来中国,他曾经说过:“那是在1967年,我申请加入在中法两国交流合作协议框架下的由法国派往中国的第一批年轻人的队伍。我现在还能回忆起我当时的急切心情,我的家乡尼斯的天空在我的眼里看来好像也焕发出了别样的光彩,就如同我看过的曹雪芹写的《红楼梦》里插的古老的版画一样。我买了一本汉法词典,还有一本中国书法的教材。我的申请没有获得批准,这件事长久以来都是我的一大遗憾。但我却一直保留了学习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的兴趣,对我来说,它代表了东方思想的摇篮。阅读中国的古典文学,鉴赏中国的京戏和国画对我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我尤其喜欢中国现代小说,比如鲁迅和巴金的小说,特别是北京小说家老舍的小说。我发现老舍的小说中的深度、激情和幽默都是世界性的,超越国界的。”

  勒·克莱齐奥此次所获诺奖,国人当中褒奖的有之:法语文学专家、《世界文学》主编余中先先生说:“我一直觉得,勒·克莱齐奥是当今在世的最伟大法语文学作家之一,他获奖是迟早的事情,而且离上一次法国作家获奖已经有23年了,上一次是1985年的克洛德·西蒙,所以现在轮到勒·克莱齐奥我一点都不吃惊。” 华东师范大学法语系系主任、《战争》译者袁筱一说:听到他获奖我真的太高兴了,我一直在鼓动国内出版界的朋友赶紧出版这位作家的作品。勒·克莱齐奥出道时师承的是法国新小说派的风格,后来有所转变,现在是法国文坛新寓言派的领军人物。由于他一年中至少有一半的时间在国外,所以他的写作视野也比较开阔,比如他的作品就有很浓的拉美风格。他的作品,主题上关注的是现代社会问题,对后工业社会和现代文明持反抗态度,希望重新回到大自然。虽然他是目前法语文学界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但他在国内也可能是知名度最低的法国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很早就有介绍,但反响都很小。人民文学出版社克莱齐奥作品编辑黄霞玲说:“ 他的最新小说《乌拉尼亚》今年年初出版,相对而言这是本比较通俗的小说,用一个乌托邦的寓言反讽当代社会的矛盾。年初我们邀请他来北京参加一个研讨会,他是一个非常沉默的作家。”

  当然,国人当中贬者亦有之:诺贝尔文学奖颁布后,读过本届诺奖得主作品的作家,却得到很意外的评论。作家叶匡政认为:“勒·克莱齐奥属于三流作家”。叶匡政读过勒·克莱齐奥的《诉讼笔录》和《少年心事》。“这是两本小开本图书,巴掌那么大,”在叶匡政的书架上,这两本书和许多诗集摆放在一起,“修辞很美,也许诗人会更喜欢一些。”叶匡政说。叶匡政在二十多岁的时候阅读的《少年心事》,“那个时候喜欢看,但很快就过去了,他的作品比较纯净,不会对成人的精神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而且克莱齐奥的作品个性也并不鲜明,只表现出对语词的一种迷恋。或许阅读他的作品,对中国人来说是一种奢侈”应该说,尽管国内引进克莱齐奥的作品很早,但并没有对中国作家产生过太深影响。著名评论家谢有顺先生也认为:这是一位没有对中国文学形成过影响的作家,而且从来没有朋友谈起过他。作家孙甘露也说:“我是在1990年代最早阅读了他的代表作《诉讼笔录》,感觉上他的写作更偏重于19世纪法国文学传统,与曾经统治法国文坛的新小说派有一点距离,也正因为如此,他的作品对中国作家的影响几乎没有。”“文学奖就像割韭菜,”叶匡政认为,克莱齐奥获奖并不表明他对世界文学产生了深远影响,而是在法国,属于他的那一拨作家过去以后,只剩下他了。这就如同沈从文死后,巴金成了文学泰斗。这实际是一个论资排辈的问题。而克莱齐奥的作品之所以被介绍到中国来,也并不证明他的作品就影响力很大,而是因为法国文学的翻译在国内一直是很前沿的。“在法国作家当中,我觉得他还不如马格丽特·杜拉斯。”

那么,为何会把举世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克莱齐奥呢?叶匡政回答先从诺贝尔文学奖本身说起,他认为,实际上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的影响力在逐渐减弱。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诺贝尔文学奖被看作是风向标,而到了今天,它更多是一种对作家的追认,像一座纪念碑一般,早已失去了它指南针的意义。即使是近20年来对世界文学产生过影响的作家,也很难进入评委的法眼。这跟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的年龄结构也有关系,一帮七八十岁的老人,思想与阅读习惯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如今的诺贝尔奖已经没有了悬念,”叶匡政说,“谁获得都一样,都不会对世界文学产生深远影响,而真正对世界文学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很多大师被他们错过了。”

诺贝尔文学奖创立于1901年,自颁奖以来,已有105人获奖。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88周岁的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瑞典学院终身秘书恩达尔上周放言,文学奖不会给美国人,瑞典人确实没有食言,奖章和140万美元依然留在了欧洲,非欧洲裔作家获奖的梦想再次破灭。欧洲作家已经连续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自1994年大江健三郎获得文学奖以来,诺贝尔文学奖唯一一次走出欧洲还是在2003年,由南非作家库切获得。综观获奖状况:诺贝尔文学奖持续100多年,是世界各大媒体都很关注的文学活动,而“诺奖”的分配是有问题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半是欧洲人,美洲人少一点,亚洲人最少,只有三四个。而在欧洲人中,北欧人占的比例很大,这是地理上的“自我中心”主义。可是,在中国土地生活的人至今未有一个人获得此奖。这与评委们有很大关系。

  接下来应该关注一下诺贝尔奖的评委们: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的18个老头子里,只有一个懂中文,就是马悦然。而其他17个人一定懂瑞典文和懂英文,也可能懂得欧洲其他的文字。因此,一个以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为母语的作家,只要用自己的国文把作品写好,为自己民族所接受,就很容易被诺奖评审委员知道。至于翻译,英文翻译成瑞典文比中文翻译成瑞典文接近。所以这是一个不平衡的竞争,应该把诺贝尔文学奖看成是西方人的文学奖。

  由上所述,可以认为,国人不必对诺贝尔奖太过在意,得之不必过喜,不得也照样发展民族文学。其实国人当中的确存在诸多对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文学家,在下很是尊重的就有在世的王蒙、陈忠实、贾平凹、余光中、阿红、舒婷、晓帆等。在下觉得,他们也没必要跟着瑞典人起舞?

  以《乡愁》、《乡愁四韵》等怀念故乡的诗歌闻名于华人世界的福建永春人余光中先生常居台湾省,数日前的10月7日刚回出生之故乡南京度过自己80岁生日。恰在他回归故里的这几天,引人注目的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于10日在瑞典揭晓,得奖人为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

  众人皆知:余光中曾多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

  “诺奖”公布之日,余光中在南京的“媒体见面会”上对“诺奖”不以为然,称诺贝尔文学奖是西方人的文学奖,在评选过程中,对非欧洲和非英语的华语作家存有很明显的偏见,他建议,“华语作家完全可以设立自己的诺奖”——世界华语文学奖。

  余光中的理由是:以中文为母语的人口有13亿,完全可以设立华语文学奖,因为华语的世界占了半边天。新加坡吉隆坡的“花踪文学奖”就是颁给华文作家的,台湾作家和大陆作家都获得过,王安忆和莫言就是其中的两个。此外,香港浸会大学也有一个“红楼梦奖”,颁给世界华文长篇小说作家,迄今已经办了2届。但这些奖项对媒体的吸引力都不大,世界华文作品奖项也只是刚刚开始开发。对于文学,媒体有责任给予鼓励。

  在下以为,设立“世界华语文学奖”至少有以下几大作用:

  一、有利于促进全世界文学领域的交流和发展;二、有利于进一步扩大华语文学在世界的影响;三、能更充分体现华语文学价值;四、能进一步激发华语文学家创作出更多的精品,为人类做出更大贡献;五、还能确立华语文学的世界地位,创造世界文学新历史。

 

                   2008年10月12日凌晨初稿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