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氵余 牙 鸟 睁半只眼来窥世界……

人是情感的动物。那些穿透情感层面,展示情感宇宙奇景的一定是好诗。

 
 
 

日志

 
 
关于我

关耳、南鹏,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福建省诗词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本科,主任编辑,高级工程师。曾任教师、记者、编辑,现为科技工作者。八十年代开始发表诗作,长期笔耕不辍,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过大量作品,获全国、省和市级奖105项。有现代诗和古代诗编入多部诗集,有文学专著《情注三明》一书。北国著名诗人阿红赞誉:“祥渊满诗趣,艺天起南鹏”。

网易考拉推荐

公共安全部门到底怎么啦?(原创)  

2009-09-18 17:46:16|  分类: 南鹏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共安全部门到底怎么啦?

l        

 

全国各地有关公共安全的问题怎么接二连三地出现呢?闽北某县公共安全部门对一起交通案件,没能给死者亲人一个满意的答复;云南宣威市三民警曾在执行传唤任务时,误把嫌疑人的合租伙伴抓捕,用拳脚和胶木棍及金属线等器械进行办案致死,经过两审判决,竟然被宣告无罪;深圳龙岗区公安分局原副局长家被搜出现金约1000多万元,另有其个人账户下的财产约2亿元,且据记录,他的这个副局长官职,也是花2000万元买回来的;黑龙江庆安公安局原副局长涉嫌雇凶伤害检察长……

 

人们不禁要问:公共安全部门到底怎么啦?

 

  做百姓难,做百姓苦。话难说,事难做。这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了。可是,还有比这更难的,更无助的,那是百姓不在家乡,而在外地出事,出大事时,更是显得弱势而绝望。

此前有一天夜幕降临之际,闽北某县城关通向北面的205国道出口处,发生一起车祸。

起初,交警给死者亲人回复,令人很不满意。据了解,肇事者是当地人,且有一定的背景。死者亲属认为交警执法存在不公,相关说法与事实相差太远。从那现场来看,不用说交通事故专家,就是普通百姓也一眼能从现场情形、死者身上伤情、肇事车上的相关血迹与“伤”情,以及路边还有一辆因这起车祸急避而冲下路边沟槽的车辆(交警说:“下槽车辆的司机逃逸了。”不是他肇事,他有必要逃逸吗?如果真的逃逸了,他又为何要逃逸呢?显然说不通,要不其中必有诈。)等等迹象看得清楚事故的原委。因此死者亲属有人认为,肇事方在交通警察部门中做了手脚,交警对肇事方偏袒过度。肇事方故意杀人的二次人为制造车祸,已经明显触犯刑法。过后,死者亲人不得不向当地刑警报案,可刑警就是不接此案……

由于,死者亲属反应强烈,交警部门“慎重”下结论,过了10多天才迟迟把“结果”告知死者亲属。虽然肇事方承认人是其撞死,但这不是初次车祸,而是第二次……那么第一次是谁撞到死者呢?死者亲属没得到答案。

死者为前来该县踩边三轮的外地农民。亲身经历此事的死者爱人和从遥远外地赶来的其他亲人不知如何是好?痛苦、无助、失望、愤怒……心情之复杂溢于言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已提了数十年。在朴素的老百姓眼里,在单位上班的人员叫干部。这些干部,身为公共安全部门的干部,你们做到了吗?

 

该县交警和刑警都为公共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他们到底怎么啦?

 

  媒体纷纷刊发《3民警办案中打死人被判无罪 死者全身是伤痕》一文,这是最近的事,在全国引起好大的反响。其中,人民网1125日报道:“即便他真有罪,自有法律去制裁他,难道就可以这样胡乱打死了之?”八十高龄的李树红老人无法压抑自己的悲愤。老人所指的“他”,是最疼爱的孙子李培卫4年前,云南宣威市三名民警在执行一次传唤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任务中,将这个25岁的年轻人带走。此过程中的细节颇有些争议,但没有争议的是,三民警用拳脚和胶木棍及金属线等器械,实施了“持续十多分钟”的殴打行为,“直到他没有反抗能力,动弹不得”。之后,年轻人死了。尸检报告显示,尸体表面“广泛性皮下淤血”,面积达9264平方厘米。检察机关指控三民警滥用职权,并认为殴打行为系死亡的直接原因。但经过两审判决,三民警被宣告无罪。

“人民警察”在执行传唤任务时,把他打得“不能动弹”。这真是人民的“好警察”!暴力刑讯致死后,拿出1万元丧葬费,还说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这真是“够人道”的了!执法人员如此草菅人命,令人心寒!要是天下手握人命大权的人,想宰杀谁就可以宰杀谁且无罪,试想这样的世道是何等可怕,何等残酷。谁都知道, 4年前云南人民警察打死了手无寸铁的社会青年李培卫,最近黑龙江人民警察又打死了手无寸铁的大学生林松岭,今后哪里的人民警察又要打死什么样的人民呢……如此乱象如不早日改变,这股和谐逆流如不早日控制,人民的希望在哪里?社会安宁在哪里?国家的前途在哪里?

 

  宣威市公安部门也属公共安全部门,其三名民警自然也属这个部门的工作人员。人民警察行为如此下作。他们到底怎么啦?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舞王俱乐部“9·20”火灾调查日前有了最新进展,国务院“9·20”事故调查组的调查人员在深圳龙岗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陈旭明家中搜出的现金约1000多万元,另有其个人帐户下的房产、存款及股票总值约2亿元。更令人咋舌的是,据陈旭明自己的数簿纪录,他的这个副局长官职,也是花2000万元买回来的。

这些钱哪来的呢?有证据说“舞王”在出事前,每个月都会给分管治安和特种行业管理的陈旭明供奉20万“干股”,而陈作为“回报”的就是在“舞王”涉及其管辖的案件时给予一定“照顾”。因此,无论是“舞王”涉黄赌毒多年,还是公开持械斗殴闹出人命,皆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陈某就是这样利用手中权力,危害社会,唯利是图。他的权力哪来的?因为他是维护社会公共安全的分局副局长。这个官是怎么当上的呢?买来的。这个官又是怎么买的呢?是他花了2000万元买回来的。哦,原来出了这么大本钱才买了这么个官,他能不想方设法从中赚回来吗?要赚回来,通过正常方式,每月领那么点薪俸,不吃不喝,直到他见马克思那天,也是无望的。因此,必需走歪门邪道、干伤天害理的勾当才行。

可是, 近来深圳传出这个“亿元公安分局局长”仅为6万元充当 “黑社会”保护伞。还有某些媒体竟然跟着起哄,且避开巨资买官一事,半字不提。在深圳那样的地方,一位处级干部为了6万元,在保护“黑社会”中做了那么多事,这可能吗?

 

深圳市公共安全部门又是到底怎么啦?

 

黑龙江庆安公安局原副局长涉嫌雇凶伤害检察长,这事可就更绝了。当下,要升官若非有特殊的关系,不花钱是根本无门的。那么,当了官随意杀民已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还出毒招雇凶伤害官家,这真不知是吃了什么豹子胆了,不知身上是哪根筋出鬼了?最新报道,黑龙江省绥化市委政法委和庆安县委近日向新华社记者通报了庆安县检察院检察长赵德贵被伤害案:2008831日下午,庆安县检察院检察长赵德贵被人从后面袭击,生命垂危。绥化市委政法委介绍,涉嫌雇凶伤害赵德贵的是庆安县公安局原副局长张广富,他雇用的两名凶犯是黑龙江省孙吴县的无职业人员刘以生和郭占民,目前张广富和刘以生被警方抓获,郭占民在逃。关于此案,绥化市检察院已指定兰西县检察院提前介入,预计年底前可审结此案。最终结果如何?现未可知。但出了此事,至少可以说明公共安全部门队伍中的某些人,甚至是领导不仅是素质低下,道德败坏,而且是执法者故意犯法,根本无视法律的尊严。

 

黑龙江公共安全部门更是到底怎么啦?

 

若把上述诸实例联系起来回头看,自然能够让人揣摩出这个社会产生的“怪胎”。什么怪胎呢?即,腐败的温床滋生腐败的官员,腐败的官员带出一撮无德的队员,无德的队员必然是非不分,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道而行之,做出违背良心的大逆不道之事。

如上所述之公共安全部门,能真正给社会于安全的环境吗?能真正给民众于安全的立身之地呢?如果老是以视百姓如粪土、漠视百姓死活为代价,通过滥用权力及非法酷刑之方式,来“维护”社会治安,甚至操权者只是一味地买官卖官、贪赃枉法,那么社会能够真正实现健康、进步与和谐吗?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