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氵余 牙 鸟 睁半只眼来窥世界……

人是情感的动物。那些穿透情感层面,展示情感宇宙奇景的一定是好诗。

 
 
 

日志

 
 
关于我

关耳、南鹏,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福建省诗词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本科,主任编辑,高级工程师。曾任教师、记者、编辑,现为科技工作者。八十年代开始发表诗作,长期笔耕不辍,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过大量作品,获全国、省和市级奖105项。有现代诗和古代诗编入多部诗集,有文学专著《情注三明》一书。北国著名诗人阿红赞誉:“祥渊满诗趣,艺天起南鹏”。

网易考拉推荐

(南鹏 原创)拨开近20年悬案迷雾  

2011-04-13 23:03:21|  分类: 历史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拨开近20年悬案迷雾

 

l       南鹏 

 

47,在浙江丽水警方的大力协助下,三元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跨省连夜奔袭千里,将潜逃近二十年的涉嫌杀人碎尸灭迹犯罪嫌疑人潘某押解归案,成功告破2起长期悬而未决的命案积案,使那萦绕在民警与百姓心中的迷雾终于拨开……

 

床上躺着年轻女尸

 

让时光倒流到19921029

这天,三明市公安局三元分局刑侦大队值班民警接到报案:城关某楼栋一套新婚不久的居室,很多天没人进出,连门也没见开,却飘出难闻的腐臭异味……

侦查员、法医等民警很快赶到。

这房有两道紧锁着的门,外面一道是简易铁门,里面是一道是木门。一靠近门口,民警就闻到了从门缝里“渗出”的臭味。

开门进入,沿臭味飘出的方向寻去,原来是卧室里散发出来的。

卧室新婚床上,一条被子盖着一具高度腐败的年轻女尸。经法医鉴定,她已死了一个月左右。

经调查得知,死者为黄某妹,年仅22岁,她丈夫也姓黄,27岁。

自杀?情杀?仇杀?还是谋杀?

黄某妹的丈夫在哪?种种疑问,侦查员从各自的侦查角度提了出来。

从现场分析,自杀可以排除。他杀?黄某妹丈夫莫名其妙地失踪,是有很大疑问的。先从死者的丈夫查找入手,侦查员分头查找。但是,花了很多工夫,一无所获。

死者黄某妹是清流蒿溪人,民警赶到那儿调查。她的丈夫是泉州人,民警又赶到泉州。这对新婚夫妇是生意人,民警又通过各种渠道深入生意场进行侦破。可是,寻找黄某妹丈夫的线索,总是一条一条地出现,又一条一条地断了。

通过长时间的侦查破案,从来自各方面调查情况分析,死者丈夫缺乏作案动机,杀妻的可能性非常小,可以排除他的凶手嫌疑。但他会到哪去了呢?娇妻被杀害,他怎么一直不出现呢?也不见踪影呢?这是警察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从种种迹象表明,死者丈夫也许已经凶多吉少了。

可是,一切调查情况也显示不出这对新婚夫妻与别人有什么感情方面的纠葛,或者是与什么人有过节,情杀和仇杀都没有根据,更没有证据。

如果是谋杀,为什么而谋杀呢?案犯到底会是谁呢?当时技术落后,黄某妹本身,她的房间,都没留下有价值的证据。她丈夫黄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更没发现到啥证据。就这样,19年过去了,该案一直成为无头悬案。

 

警界联手网上追逃

 

330,南平市顺昌警方向梅列公安分局通报:潘某军曾伙同在押涉嫌抢劫杀人犯罪嫌疑人瞿某于1990年前后在三明地区多次抢劫杀人,手段残忍。

经查获悉,潘某军,男,1956年出生,现住在富兴堡一塑料厂民房内。

当天下午2时许,梅列警方赶往富兴堡,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正在午休的潘某军擒获。

据潘某军的供述,前些年,他在梅列经营一家玻璃制品厂,期间他多次作案。1992年,他伙同同姓的潘某在三元区抢劫杀害一对夫妇,并对男死者碎尸后抛尸沙溪河。

此案性质极其恶劣,关系重大,发案地发生在三元辖区,按属地管辖原则,梅列警方通报案情。

接报后,三元公安分局邱萍局长高度重视,要求分管刑侦的熊建平副局长立即组织民警成立专案组,刑侦大队黄奖明大队长、袁福民教导员立即带领民警开展调查工作。刑侦民警一边与梅列、顺昌警方联系,了解案件详细情况,一边查阅档案,梳理当年未破命案,同时对1992年前后失踪人员进行调查。

经进一步侦查。潘某身份很快确认,男,现年47岁,户籍地在梅列区。现在,去向不明。三元警方迅速将潘某上网追逃。43,潘某在丽水市落网。到案后,潘某供认了参与杀人抢劫的犯罪事实。面对法网,他悔不当初。

 

生意筹资谋财害命

 

经审讯,案情真相大白:1992928日上午,为了筹措生意本金,犯罪嫌疑人潘某军伙同潘某预谋抢劫,以合伙做生意为由,打电话给住在城关的新婚黄某,说是有笔生意要与他一起做,叫他到下洋某民房来面谈。黄某不知其中有“诈”,会遇上恶魔,就如约而至。

黄某一进门,他们先以聊天方式,假装谈着生意,然后借机对黄某下毒手。他们在抢得黄某300余元现金后,为了不败露,就产生杀人灭口的邪念。于是,他们露出凶相,要致黄某于死地。知道身处险境的黄某哀求道,只要不杀害他,要钱都可以给他们。无论黄某如何苦苦哀求,终是无济于事。他们如中了邪似的,用残忍的手段将黄某活活杀死,然后肢解装入编织袋。

等到第二天凌晨,将编织袋中的尸体捆绑上石头,抛入作案所在的民房对面沙溪河的漩涡中。沉尸之后,他们返回,清洗作案现场。

当晚早些时候,他们还给受害人黄某的妻子黄某妹打了个电话,没报自己的身份,只告诉她的丈夫喝醉了,回不去。黄某妹后来又接到另一个生意有往来的人的电话,是因丈夫黄某从对方调来一笔货,货款未付给对方,债主来催款的。就告诉对方,丈夫今晚喝醉了没回来。

由于受害人黄某身上没多少钱,他们就认为:钱,一定是在其妻黄某妹身上。于是,又将魔爪伸向黄某妹……

第二天,俩人来到受害人黄某位于三元区城关的家。

在家的黄某妹开门时,他们故意装作不知道地问:“你老公呢?”

“还没回来。”

就在黄某妹转身要向屋里走时,两名犯罪嫌疑人中的一人就卡住她的脖子,将她拖进卧室,另一人将她按倒在床上……就这样,黄某妹被他们害了。他们将尸体用被子盖住,然后翻箱倒柜,洗劫这个新婚的家。

据他们供述,当时抢到少量现金和项链、耳环等黄某妹随身佩戴的黄金首饰。

离开黄某妹的家时,他们还用拖把、擦布把动过的地方擦扫个遍,毁灭罪证。回到下洋后,他们进行分赃。

当年,就因这对夫妇,一死一失踪。各方线索都断了,无法深入破案,才成多年沉积。但“命案必破”,这是公安机关的理念信条,也是广大公安民警的理想和目标追求。

一个个迷团终于解开,黄某妹家人的一个个疑问也随之解答。双方亲人相对无言,但他们确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罪恶多端,终究难逃法律的惩罚。

 

 

 

2260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